党禺先生:为艺术甘做孤岛

2021-09-01 14:37:53  来源:
\


\

 
党禺,1947年生于河南南阳,自由艺术家,原中书协副主席王学仲先生的入室弟子,1988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1997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书画个展,2014年任广东省政府文史馆馆员。
 
党禺在国内外举办大型展览二十余次,作品被人民大会堂、中央档案馆、湖北美术馆、广东省博物馆、广州市国家档案馆、武汉美术馆等单位收藏。 早在1982年,党禺就树立起“书法创新”的艺术理念,历经半个世纪的碑帖双修,造就了深厚的笔墨功力,他四十岁前专研北魏石刻;五十岁后专攻狂草;六十岁时以碑入草,以“方草”承接书法传统;七十岁时以画入书,呈现水墨交融的“心象”,拓展了书法艺术的程式边界。
 
四十年来,党禺将身心安放在中华文脉的的海洋中,乘笔洄游,无拘无束,这正是他投身艺术的初衷——做一个独立学问的人,做一个诗歌自由的人。
 
党禺先生
 
书法系列·鉴赏
 
「无」系列,是党禺老师在禅宗思想濡染下的艺术表达。
 
无执——不执着、不拘泥,充满了一种自然自在的畅快。毕竟生而为人,终身难以脱离复杂的社会关系。人世间因情而多彩,也因情而悲壮。我们为生命喝采,也为离别伤感。
 
党老师的笔下,出现越来越多的禅宗表达,这些活泼而自由的语境,往往是以空灵曼妙的线条构建,在文字与形式相统一的艺术表达中。党老师发现,他渐渐脱离了多重的社会纠缠,获得了精神上的解脱,从而进入到精神的独立状态。
 
「无」的系列里—笔起笔落、浓淡干湿、深入浅出。追求的是精神上的随心,创作上的自由,让思绪回归文字本身。笔与墨,相互交错、彼此升华,让艺术回归自由之境。
 
\
 
党禺《志在青云》250x66cm 纸本

\
 
党禺《无思》100x53cm 纸本

\
 
党禺《无愿》100x53cm 纸本
 
「万象」系列——2003年,“汉唐雄风”成为党老师创作上的美学指归。
 
党老师自小在南阳长大,深厚的文化底蕴,浓重的儒家风气,对文化的尊重,深深地影响了党老师的一生。修身,治国,齐家,平天下。成为党老师创作时不自觉的精神准则。
 
汉唐雄风的内核就是雄浑刚健、潇洒宏逸。但在丰厚饱满的外在之上,同时保有接纳一切,有容乃大的气度和格局。心中有丘壑,眉间显山河,是曾经的古人追求,也是他今天的艺术风骨。
 
比如颜真卿的字体—括号性的结构,对外圆满;内在中空。中国文人内心海纳百川的气度与格局,跃然纸上。
 
而在「万象」系列作品也能看出其风格—对外雄浑潇洒、丰厚有力;内在则光亮如镜,海纳百川。作品「真力㳽漫」,笔势雄健放旷,兼揉文字的刚劲与禅宗的洒脱。气势恢宏,含而不露。远看,你会因他的恢弘大气感到惊艳;细观,又能探索其字里行间的曲同。万象在旁,当文字的本义被创作再次升华,千万滋味,尽在其中。
 
\
 
党禺《天风浪浪 海山苍苍 真力㳽漫 万象在旁》
70x72cm 纸本

\
 
党禺《青松夹日交倾盖 翠柏分风依列屏》
70x70cm 纸本

\
 
党禺《诸葛亮诫子书》70x70cm 纸本

\
 
党禺《念奴娇·昆仑》70x70cm 纸本
 
「禅境」系列——在禅境系列里,党老师运用了大量的草书技法与跳跃性的构图,看似简单的作品,其实和人的精神状态有相当大的关联性,也和禅宗打破思维的观念相互契合。
 
在精神状态上,若不是时时渴求自我察觉,又怎能一次次地打破固有思维,一次次地进入自己的内心进行修炼,最终去芜存菁,独留经典。
 
而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纸面上灵动的文字和自由挥毫留下的水纹就是最好的注解。
 
党老师运用草书的技巧凸显出画面张力,以个人特色的方草创作了「禅境」系列的空灵格局。
 
党老师的创作灵感往往来自于日常中的阅读体悟。当日常生活也成为随心创作的一部分,便是艺术家内心指引的「道」和多年累积的「技」得到了两者的结合时刻,人类精神力量的视觉展现便由此成形。
 

\
 
党禺《疏松揽月》45x40cm 纸本

\
 
党禺《忽见夏云奇峰生》45x40cm 纸本

\
 
党禺《铁牛蹈海》45x40cm 纸本
 
\
 
党禺《铁树开花》36x44cm 纸本
 
 
 
Q&A深艺君对话
 
艺术家党禺先生
 
 
◤Q:在您书法作品中,我们看到与过往不一致的书写规则,您认为这和传统书法的秩序是否有冲突? 
 
◆A:我们每个人的审美,并不存在先验的、既定的、标准化的概念。从研究书法艺术作为切入口,我觉得美的创造规律、形式及审美内涵的独特性、丰富性、变化性、新奇性、模糊性才是书法艺术的主体性特征。工具性文字书写所必须的确定性秩序和统一性恰恰是艺术创作的反方向。
 
\
 
党禺《月冷结霜 日暖消霜 100x55cm 纸本 2014
 
◤Q:现在即便很多艺术学科的人在毕业后也很少写字,您觉得书法之于现实有哪些意义?
 
◆A:书法于我,是证悟此生的修行方式;于大众,我想起蔡元培先生,作为中国提出美育的第一人,蔡先生早在 1912 年就提出了“美感教育”,以美术教育提高国民素质。没有人不喜欢写得一手好字,对所有中国人来说,书法能唤起血液内对美的憧憬和热爱。学会读懂汉字,写出汉字,欣赏汉字,可说是所有人的美育第一课。
 
◤Q:能否分享一些艺术生涯最难忘的故事?
 
◆A:大概是观摩古人的真迹,可谓撼动灵魂。1971年,我跑到西安碑林,背着挎包带着干粮,痴迷地在碑林间踯躅三日;第二站是龙门石窟,之后造访不下十次。1983 年,当我亲手触摸到郑文公碑,那种震撼,现在回忆起来说那就是灵魂出窍!再后来,我前往泰山经石峪观摩过《金刚经》的雄浑 ;在敦煌石窟端详过“经书体”的端庄 ;在鸭绿江畔探访过好大王碑的厚重 ;在云南曲靖邂逅二爨碑的灵动;在“台北故宫”膜拜了散氏盘的顾盼多姿;在北京故宫看到圆融的《石鼓文》等等。这些斑驳的经典,透过岁月风尘依然展现出勃勃的生命律动,你会直观地理解,什么是博大精深,什么是千年不朽。书法绵延千年,字迹里蕴涵着民族信仰,饱含着书家的真诚,可谓一派端方,气象光明。
 
◤Q:在当今艺术生态中,书法依然重要吗?书法这一艺术形式的未来在哪里?
 
◆A:这就是前面几个问题我所回答的,我认为书法作为承载中国文明记忆,表意达情的形式是天然存在不可磨灭的,只要汉字不消失,书法就不会消失。随着中国的文化复兴,书法的审美趣味必将不断提升,必将创造出符合时代审美与人格力量的新的形式。书法的艺术性升华仍然需要有更多的文化积淀与更多不同的创新气象去开疆拓土。
 
\
 
党禺《听雨》68x40cm 纸本 1995
 
◤Q:在《收藏拍卖杂志》中,您因艺术风格独特被成为孤岛,这是一种有意的自我隔离还是无意识的自我放逐?
 
◆A:我常常说,拿起笔来,在艺术上的自由,远比我在人世间的行走要自由自在。上世纪的最后30年,我虽在行业内以理论创作并行的方式深度参与了改革开放后的书法浪潮,但我一贯秉持的艺术创新精神,使我在思想上不自觉地拉开了与主流的时空距离。新世纪始辞去公职后成为一个彻底的自由艺术家,就开始了自觉的、有意识的观察思考和主动疏离。我的创作必须与人潮和热点保持距离——艺术必须是思想自由的,当他者与外界不能成为滋养而是起反作用的时候,我选择师法古人,忠于自我。
 
◤Q:今年11月份您的作品将亮相深圳国际艺术博览会现场,在这座以年轻人为主、有设计之都的新城里,您期待作品与深圳的观众有着怎样的互动?
 
◆A: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典型,长达30年的高速经济增长,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奠定了充足的物质基础,文化复兴日渐提上日程,青年人是未来的希望所在。
 
在充满开放与前卫精神的深圳,我希望自己这些现代色彩的作品,能与深圳观众达成心灵的契合。同时,我也期待接触更多的艺术家,在碰撞中发掘更加贴合时代精神的创作可能。
 
从5岁执笔到今年75岁,我这一生都交给了书法。经由此路,我终于进入到自由之境,这种面目全新的艺术,看似脱离了书法的传统范式,但其点画结构,却无一不是脱胎于经典书法,恰恰证明了传统对于创新的巨大推动力。如何弥合传统精神与当代艺术间不断生成的鸿沟,兼容并蓄而开放的深圳艺博会将是一个很好的实验场,我拭目以待。
 
行吟诗人穿越心画之境
 
——陈彦如 《收藏拍卖杂志》
 
艺术创作的世界为苍茫如墨、没有边界的大海,无数艺术家在其间翻滚、沉沦以至被淹没。只有极少数,可以在大海中立稳生根,化成一座地标性岛屿。因各自的艺术个性和艺术语言,注定成为一座座孤岛,彼此都有一定的存在距离……只是他们共同的特征非常明显 :在美术史的显眼处镌刻着名字,岛上的灯塔会发出指引的光,安若磐石的状态带着一种恒定的能量,让多如过江之鲫的船只仰望、探索、模仿……
 
当年在打开吴昌硕的创作历程时,就知道他正是在这样的一座孤岛,然后就开始有兴趣不断去寻找下一座孤岛。在旁观“汉字书写”迷失的当代困境之后,发现了一座叫党禺的孤岛。尽管迷雾未曾散却,岛上的灯塔还未被点亮,但这座孤岛已经岸然耸立,将二维平面拓展到多维视角,似书非书,似画非画,以“书画同途”的圆融显现在茫茫大海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且与其他孤岛遥遥相望。
 
“作为一个多血质的感性艺术家,我珍视来自那些发自内心的艺术灵感,始终不愿用理性来束缚笔墨的自由,更无法忍受他者的偏好凌驾于个性。”党禺积淀已久的书法创新作品,因其创作的突发性,和造型的多样性,一时间竟然无法归类,更难以命名。但回归于“书法即心画”到“心象艺术”的流变,“党禺”因此再度被呈现、归纳、梳理、界定,从而更清晰。
 
1987年,党禺曾以一篇《狂怪和美》的艺术评论在书法界掀起舆论大波。在很多人眼里,狂怪就是他最明显的标签。名誉、权力、地位、金钱……这些让普通人燃烧无数贪恋之火,为此追寻一生的欲望之源,却是党禺一直想逃逸的负担。几乎是每一次和这些欲望之源相遇,就在刚刚坐上去、摸得着,可拥有时……他一定会逃离。与世俗追求,党禺都在刻意保持着一种疏离。在人生的大多数时间里,党禺都处于一个自我放逐的状态,他更像一位流浪的行吟诗人终生在追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到哪里去?
 
很少有艺术家在采访中一上来,不谈艺术,不谈经历,先谈思想,谈哲学,谈美学,谈文人精神。对一位艺术家的解读,是从解读他的思想开始。而一位艺术家的职业道路能够走多远,与他的思维息息相关。
 
话题是从著名哲学家黑格尔的艺术与哲学观念开始。黑格尔认为,美是理念的感性呈现,在他的整体美学思想中,隐含着从自然美到哲学美的路径。从这条路径中可以看出,黑格尔认为“艺术是服务于哲学,哲学是美的最高处”。所以党禺则提出了自己完全颠覆性的观点,他说“哲学为艺术服务,成就艺术,这些年在书法的深入研究中越来越清晰地证明了这一点”。
 
无论是汉字书写,还是“书画同途”,书法是他发展自己一套艺术哲学观点的工具。汉字书写有几千年历史的“传统性”,党禺特别在意对“传统”和“创新”的分别与界定。
 
党禺认为,书法的“传统”,并不是一个前人留下的内涵具体、外延清晰的物质存在集合体,而是一个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复杂变化的形而上的概念。是指与我们现代人同在的,同时具有历史性的一个综合过程。
 
人们通常所说的“继承传统”,在党禺看来,是对传统形式的“借鉴”和“选择”。是人们自觉或不自觉地选择前人留下来的,可以转接过来为我所用的表现方法或表现形式,并加以变化组合用来表现自己的主体意识和精神。“创新”也不是异想天开、求新造奇的随意行为,而是一种指导着人们按照自己的审美愿望,选择某种艺术形式进行表达或宣泄,并不断由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欲望性动力、思想原则和行为方法。
 
毫无疑问,从人类世界暨艺术发展的本源来看待“传统”和“创新”这两者的关系,“创新”理所当然地占据着首要地位、主导地位,它必然驱动着统帅着过去已有的,正在进行的,将来也必然要发生的历史文化的全部过程。换句话说,如果世界上存在着一个我们必须继承的传统的话,这个“传统”就是善于借鉴、精于选择、勇于探索的创新精神和文化行为。
 
在这样的认知之下,狂怪类艺术品成为党禺开辟的新研究领域。他认为狂怪类多源于艺术家对未知领域的探索精神即创造意识、创新意识。每一次大的社会变动前后都有这样一批勇于探索的艺术家,孜孜以求艺术的新形式、新内容和新的创造方法,以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就如当下这个新千年书法艺术大潮,有不少狂怪作品出现并开始站住了脚,这正是松宽的社会环境,求实的奋斗精神,频繁的中外文化交流的必然结果。
 
著名书法理论家西中文支持党禺那些很难界定的创新性作品时说,党禺坚守“汉字书写”这条底线,使自己与那些脱离汉字和采用非书写手段的所谓“前卫书家”划清了界线。水、墨、宣纸、中锋用笔……党禺很幽默地说 :“一手拉着老传统,一手挽着当代不撒手,这是我 50 年来左顾右盼的创作心态。”
 
汉字是中国文化的基础,书法不能离开汉字的形与义——党禺看似与传统迥异的创作中不仅没有舍弃汉字,而且对汉字的空间构筑和文化内涵进行深层次的开掘,使其具有了独一无二的视觉冲击力。
 
党禺认为,中国书法是将空间和时间完美结合的一门艺术。他的书写过程首先是一种连续不了逆转的过程,所有的轻重缓急、抑扬顿挫、直至通篇的空间布局,全都在电光火石中结束,会发生什么,全都看无自觉的时间会在某个瞬间带给他怎样的引爆点。
 
爆发式的创作决定党禺无需过多使用理性和逻辑,反而更依赖直觉和下意识的反应,但这一切都以最老套的笔头功夫为塔基。直至今日七十五岁,党禺依然奉行东方式的苦修路径,仍在不间断地临习古人碑帖范式,表面是为我所用,实际实在不断寻求古与今的无缝接点。
 
在中国美术史的基本认知里,一位艺术家通常会过了 60 岁才能进入艺术的圆融期,才能真正把艺术生命推往创作巅峰。当一位艺术家有一天被评论为“人书俱老”,那是一种褒扬。从艺 50 年,已经进入人生的第四个转折点,党禺坚持美学理论与书写实践并重的习惯痴心不改——碑帖双修、兼容并蓄,借古开今,终于成为辨识度相当高的独立艺术语言。从“方 草”再度进阶,他将汉字内容、内心情感与书写形式三者融合,探寻传统书法和现代视觉的统一,形成书画交融的“心象”艺术,极大地拓展了书法艺术的程式化边沿,终于完成里“自成一家”的演变。他认为这是对本民族文化和艺术传统的最大礼敬,也是要为世界留下人类文明财富的使命必达。
 
党禺还透露他其实是不折不扣的理科生,研究的是电学,对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依旧非常关注。当量子力学和认知科学被普及,他会思考时下的书法艺术还面临着历史的抉择 :进入信息时代,书法摆脱了工具性的束缚,该如何走向更加纯粹的艺术性?
 
党禺永远记得 11 岁的仲夏夜晚,他被一阵奇怪的轰隆声带到庭院门外,就在门口一棵大树下,他被笼罩在一道菱形白光中。后来才从科学杂志上知道那是“飞碟现象”。那段特殊的记忆像一道启示,让他很清晰地意识到 :“天人合一”的东方美学思维,就是让哲学美回归于自然美,回归于艺术与宇宙的圆融和鸣之中。
 
\
 
党禺《独坐大雄峰》纸本(禅草)2015

访谈内容
特别鸣谢
石一堂:党吆安、黄晓
 
 
第九届深圳国际艺术博览会
展会时间: 2021年11月25-28号
展会地点:深圳会展中心8号馆
 
第九届深圳国际艺术博览会将于2021年11月25日-28日在深圳会展中心举办!深圳作为最具艺术收藏潜力的新兴城市,艺术市场潜力无限,并且这里经济实力强、精英汇聚,拥有实力买家。它作为最年轻的移民城市,平均人口年龄只有32岁,这也意味着多样的文化碰撞与审美需求。
 
本届深圳国际艺术博览会将结合深圳艺术市场需求深耕本土艺术特色,分为四大版块:“画廊选粹”、“跨界艺+”、“公共装置艺术”及主题特展,更好地将当代与经典、本土与国际、艺术与城市、艺术与市场之间的多维度对话,以新鲜视角呈现当代艺术多元的创造力与生命力。

党禺先生:为艺术甘做孤岛
 
主办单位 
深圳市文化创意行业协会
 
承办单位 
深圳市华艺时代文化展览有限公司
 
深圳国际艺术博览会公众号
微信号 : szartex
微博:@深圳国际艺术博览会
 
合作联系:18811387090 董女士
媒体沟通:15802478615 张先生
官方电邮:official@szartex.com


友情链接: 透明星空房 | 深圳展览公司 | 品牌加盟 | 跨境电商展 | 丙烯文化 | 宠物用品展 | 茶博会 |